爱了就不会走。

春日糖果


朱正廷突然不说话了。他的视线在黄明昊头顶定住,默了会,好看的眼睛便弯起来。

黄明昊被他这样看,心里莫名发虚,又有些小欢喜,便任由他盯着,自己则用眼角余光偷偷看对方。看到他笑,到底还是忍不住开了口,语气故作不满:“你笑什么?”偏头与他温柔的目光对上,心脏漏了一拍,少年的眼睛又往别处瞟去,脖子慢慢扭回来,在心里嘀咕,干嘛啊,笑得怪好看的。


朱正廷原本都准备好了反击的话,和黄明昊吵架可是他大脑转得最快的时候。可黄明昊头顶那一撮头发从刚才起就一直在风里晃来晃去,像是柔软的麦穗儿,又像雀鸟的尾羽,挠的他心里痒痒的,刚才想说的便全都忘了个干净。他本是个容易被转移注意力的,这会儿眼里便只剩下那一根小天线,像是被发送了可爱信号,笑容就从眼里溢出来。

“黄明昊,你好可爱啊。”

黄明昊一下子被噎住,手摸了摸脖子,耳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浸了红,眼睛眨了好几下,说:“别以为你说好话我Justin就会放你一马……而且你突然说什么可爱呀。”

少年像是突然泄了气,声音也小下来:“你才可爱呢。”

朱正廷不希望自己的好意被曲解,忙解释道:“我这是夸你啊!”

黄明昊不肯看他,手捂住耳朵走快了些:“知道啦知道啦,朱正廷你赢了,我要回去午睡了。”

朱正廷喊:“哎那你也要等我呀!钥匙在我这儿呢!”


黄明昊头也不回,三步变作两步小跑起来,只想让耳朵及面上的热度快些散去,朱正廷这个大傻子成天都在说什么鬼话,吵架吵不过就这样耍赖皮,让他一个幼小的青少年多可怜多无助。

天知道他黄明昊一世英名,怎么就能在朱正廷手里屡屡败下阵来。少年人有再多的逆反心思与调皮乖张,只要一遇上那人软软一笑,他就没办法了。

总是笑什么呀。黄明昊抱着头靠墙等朱正廷过来,心里老大不高兴。

“黄明昊!你参加运动会啊!累死我了。”根本没有威慑力的嗔怪,尾音不自知的微微上扬,打到自己胸前的拳头不带一点力气,像是猫咪的爪子轻轻挠过。

朱正廷真的很无赖。黄明昊喊着这句话扑到床上,蒙上被子再不管朱正廷是不是火冒三丈,反正火冒三丈也不可能打过来了,因为无赖的朱正廷还是比较有良心,只会气呼呼给他掖好被子再拉好窗帘,轻轻爬到上铺,过一会儿也要进入梦乡。

黄明昊默不作声睁开眼睛,盯着墙像要盯出个洞。

我说你可爱也是夸你啊,你在我这里一直世界第一可爱。

他翻了个身,看到桌子上的小猪佩奇,活像傻乎乎的朱正廷,轻轻哼了一声。

就是不太想告诉你而已。

毕竟黄明昊帅气又伟大,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把心里话都讲出来。


“黄明昊……别吵了……”

黄明昊比朱正廷的手机闹钟提前醒来,刚站起来就听到朱正廷又在讲梦话。他叉着腰,冷笑一声,刚想爬上去来个突袭,就听朱正廷又讲:“把我的都给你……”

迈出的腿停在半空中,最后横跨到一侧,黄明昊颓丧靠在了范丞丞的床头,长叹一口气。

范丞丞从外头急匆匆跑回来,推门就看见黄明昊深沉的背影,扯了大嗓门喊道:“黄明昊!还不去上课你在干嘛!”

黄明昊不理他。他瘪瘪嘴,找不到正廷,新淳下午去参加活动,这个小学鸡也不理人,自己要孤家寡人做笔记了吗?

朱正廷倒是被范丞丞一嗓门喊醒,一下从床上坐起来,脑子还迷迷糊糊:“丞丞?几点了?”

范丞丞大喜过望:“正廷你在啊!还没到上课点儿呢,下来收拾收拾,咱们一起走啊!”

却不想黄明昊又有了灵魂,转头对上铺道:“离你闹钟响还有十分钟呢!接着睡,待会儿我叫你!”

朱正廷放心地又倒头睡去。

范丞丞很不爽他的差别对待,过去踢他:“你刚才干嘛不理我?”

黄明昊不甩他,走到桌子前拿好朱正廷的书,装到朱正廷的包里。又把朱正廷的桌面收拾好,才坐在椅子上。

范丞丞大人有大量,原谅了叛逆期小学鸡的冷漠,凑过来问:“你干嘛不拿你的书?”

“我俩看一本就够了。”

“那我也不带了,和你们一起!”

“太挤了,而且新淳不是拜托你也记一份笔记?”

哦。范丞丞没话反驳了,三个人的座位,我怎么还是不能有姓名。


十分钟到了,黄明昊去拍朱正廷起来,朱正廷有赖床的习惯,边抱着被子不放边撒娇一样说“再睡一会”,在黄明昊心里引起阵阵轩然大波。血条一点点的掉,可面对小学鸡的尊严还要捍卫,于是黄明昊在朱正廷耳边“哇”了一声,吓得朱正廷一激灵坐了起来。

朱正廷揉着眼睛感觉要哭,皱着眉头指着黄明昊半天也没说出来什么,看到手机时间才彻底清醒,只好乖乖爬下来,整理头发穿外套。黄明昊递给他书包,他软声一句“帮我拿好不好”,黄明昊便背好,自动走在他身前帮他开门。

范丞丞目瞪口呆,只来得及拿好东西迅速跟在他们身后,又被黄明昊嘱咐“范丞丞锁门”。等到了教室,他才想起来这堂课能和雯珺权哲泽仁他们一起上,欢天喜地跑去和三人同坐,却看三人都注视着同一个方向。

他看过去,哦,黄明昊朱正廷有说有笑。

三人看到他,目光中带上意外:“新淳呢?”

“有活动。”

四个人开始小声叨叨。

“Justin那小子怎么回事,正廷刚才想过来坐一块儿,结果被他摁在最后一排,直接阻隔了咱兄弟之间的亲密交流。”

“嗨别提了,中午这小子就装高冷,刚才出门也根本不等我,脚底下跟抹了油似的。”

“他俩闹别扭了?不能啊,看样子唠得挺好的。”

“估计Justin要说点事吧,没事儿,正廷回头肯定还要来跟咱们絮叨,老师来了,听课吧。”

今天的丁泽仁也要做优等生。


朱正廷看着黄明昊一脸无辜地说忘了拿书拿笔记本,心想好吧好吧这不还是要求助于我,慷慨地将书摊在两人中间,竟是丝毫也没意识到自己什么时候装好的这节课的书。黄明昊兢兢业业地扮演着有求于人的角色,帮朱正廷又画线又标重点,转头看见朱正廷在书角处画猪头画的高兴,眉梢眼角都染上了俏皮。

他忍不住多看几眼,眼角余光却看到前头某四个人回头张望,接触到自己目光又齐刷刷转回头去,小声说了句“幼稚”。旁边的朱正廷便以为自己在说他,靠近了来,佯怒道:“你说谁幼稚?”

看吧,想威胁又没半分压迫,想表现生气却还是嘴角带笑,反面教材我看就是你没跑了。黄明昊软了语气,挂上甜甜的笑,说:“正廷最帅了。”

“算你有眼光。哎呀老师又写板书了,你快跟上。”还这么好哄,一句话就能让他开心。黄明昊摇摇头,飞快记好笔记,趁着老师喝水的当口在笔记本上写了句话,然后推给旁边的人。

朱正廷疑惑地看他一眼,又看向笔记最后一行,愣了愣。


“我偷电动车养你啊。”


这人天天看什么呢,土味段子总是这么信手拈来。

他轻轻笑起来,转头道:“黄先生怎讲?”

黄明昊也笑了,眼睛都眯起来,声音很轻,却字字飘进朱正廷耳朵里:“因为小猪佩奇我配你啊。”

评论(5)
热度(37)
  1. Neptune一步之遥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步之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