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了就不会走。

【贾正】形影不离

“老大,最近Justin那小子总来烦我,你能不能出面帮我揍他一顿啊?”

这天晚上范丞丞逃了晚自习来宿舍找蔡徐坤,愁眉苦脸,头发都要挠成鸟窝。蔡徐坤端坐在衣服帐子后面做电磁感应大题,床头开着加湿器,烟雾缭绕颇适合打坐,忽略蔡徐坤扭曲的右手倒真的是个好禅境。

寝室其他三个翻了墙去吃海底捞,走前千叮咛万嘱咐蔡徐坤一定要专心做题,不要被外界所干扰。“步骤记得写明白点啊,别再随随便便就直接写得数了!爱您哦!”蔡徐坤不想再记起周锐最后那个油腻的wink。要不是最近肠胃感冒他肯定也去了,蔡徐坤心如止水地画着电子的运动轨迹,正要转圈到光屏的时候,范丞丞就找来了。

蔡徐坤不大想搭理自己小弟这个无聊的烦恼,听起来还不如下一道磁场题能吸引自己的注意力。但本着一日老大终身兄长的责任心,他掀开帐子给自己倒了杯水,又递给面容惆怅的小弟一包薯片,说:“你和Justin高一开始就称兄道弟,这次暑假还成天窝一块儿打游戏,怎么现在突然要打架了?”

“哎呀就是这次暑假的事儿啊。”范丞丞撕开包装袋咔嚓咔嚓,反应过来要尊敬老大,又分给蔡徐坤咔嚓咔嚓,眉毛皱在一起开始控诉塑料兄弟情,“我俩打游戏匹配队友,好几次都匹配到同一个人,虽然菜了点——唉不止一点,但一来二去好歹也熟了,大家就都加了好友。然后就出事了。”

其实一开始也没什么奇怪的,范丞丞Justin俩人带着他们的新朋友在游戏里横冲直撞,虽然这位队友还是经常送人头,但总归是在一点点进步,组队了一周以后三个人的段位都升了一升,范丞丞和Justin点了麦当劳来庆祝,大部分原因是犒劳奶了一周队友的自己,还有点看着菜鸟进阶的自豪感。他们这队友是个脾气极好的,对局时候坑了会立马道歉,Justin性子急,有时候说话冲了点,对方也会主动包揽错误,前两天游戏搞活动,俩人又收到对方送的皮肤,说是几天来承蒙照顾,男孩子的友谊便建立得更加深厚起来。

仨人有个微信群,不玩游戏的时候也一起唠唠嗑,斗斗图。结果有天出门,仨人正在群里发着语音,他俩在书店门口迎面碰上了他们这位未曾谋面的朋友——配合着仨人像是对暗号一样的对白,场面一度滑稽。

如果范丞丞在那一刻根本合不上嘴,他打赌Justin一定心跳都飙升到了一百八十迈——不然刚打的冰淇淋球怎么就掉他鞋上了呢。范丞丞恨。

他们的新朋友便正式加入了他们的生活——由Justin一力主导。范丞丞一度嫌弃Justin那一副哥哥长哥哥短扮甜卖乖的样子,之后又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兄弟从游戏达人变身艺术爱好者,画展音乐会一场不落地陪着人看完,只留他范丞丞一个人在家里打他的超级马里奥。

“吾儿叛逆伤透吾心,你说说,这小子是不是太过分了?我也不是没艺术素养,怎么兄弟我就不能一起了?”范丞丞边拍大腿边控诉,弄得蔡徐坤也不知道该先吐槽他的脑回路还是先阻止他自我伤害,只好切入核心问题,“你们那朋友是?”

范丞丞答道:“哦,说来也巧,就咱们学校的,高三一班朱正廷,你应该也知道。”

那确实知道。他们整个学校,甚至整个市,谁不知道屡获大奖的朱正廷,舞蹈界不可多得的好苗子,还保送了全国最好的舞蹈学院。蔡徐坤在学校晚会上远远看到过朱正廷,舞蹈他不太懂,但那舞姿绝对可称之一绝,那晚之前他没见过跳的这样好看的人,之后也不一定了。女生间似乎给他冠以“人间仙子”的称号,写情书告白的小姑娘也前仆后继,蔡徐坤作为目前高二的门面掌门人,对朱正廷倒是真的心服口服。

“那你是说,Justin也成朱学长的迷弟了?”

“何止啊,这小子现在恨不得和正廷绑一块儿过,上学一起走,放学也一起回,甚至中午饭也坐在一起吃——他一个人就算了,非得拽着我,他俩家住得近,我呢,每天早晨不到六点就要被叫起来陪着买早餐啊,我妈还挺高兴?”

蔡徐坤已经翻开了化学练习册,掰着指头数第二十五号元素,总结道:“那看来学长也挺喜欢你们的,你要觉得累,和Justin来场兄弟间的对话,我作为你们的大哥,得保持中立。”

什么啊,兄弟搞我,老大不帮忙,薯片也吃没了。范丞丞吃掉最后一口薯片,心情陷落低谷。

丞丞委屈,丞丞很bad。丞丞要打人。

 

Justin发誓,他一开始愿意带朱正廷只是因为朱正廷的角色外观符合他审美。

直男玩游戏搭成什么样子的都有,Justin在一群花花绿绿的模型中玩了许久,终于碰到个志同道合追求一致的,可不就欣喜雀跃一下。可也就是一下,起初朱正廷是真的菜,菜到令人发指,跟在他们身后跑也能被打死,一局下来他们这边的人头有三分之二都被朱正廷承包。Justin本着新人友好的原则忍了一次又一次不骂人,可有次眼看着就能了结对手,朱正廷技能放错,局势瞬间颠覆。

好的,他忍不住了。对面就没了声音。范丞丞是个心软的,推了推自己给了个眼神示意,他却还没别过劲来,一时也说不出好话,对面却发了声:“刚才最后确实是我的错……对不起,你别生气,我再去练练好不好?”

那时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不生气了,只愣愣说了句“好”,那人就又开心起来,和他们道别下了线。过了几天他又想起这事,思考许久,问范丞丞:“你觉不觉得他声音还挺好听的?”

范丞丞一脸茫然:“哦,还好吧,怎么了?”

这会儿三个人已经建起了微信群,那人偶尔用语音回复他们,更多时候专注于和他们斗图。Justin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养成的没事点开语音听听的习惯,等意识到了便陷入更深的疑惑,自己这是在干嘛?

直到他们在书店碰见那一天,他终于为自己找到了理由——或许就是为了不会擦肩而过吧。

原本藏在心底的小情绪在遇到了真人以后都被无限倍扩大,就比如他欣赏朱正廷的穿衣风格一如欣赏游戏角色,再如他开始更喜欢和朱正廷说话,和朱正廷待在一起。都说爱屋及乌,他想实在很对,遇到朱正廷的这个暑假他看下来的音乐会话剧展览差不多是前十六年加起来还不够。他顺理成章去看朱正廷练舞,看他腰肢柔软,看他翩跹舒展,看他云里前桥轻盈如羽,周遭的世界便不复存在,只余这一片天地,他屏息不惊扰缥缈梦境。

他想驻留这梦境。

初始他管朱正廷叫哥哥,朱正廷每每应他都温柔和气,看他像是宠爱的弟弟。后来他开始直呼其名,范丞丞也这样喊,朱正廷便无可奈何,也不训他们没大没小,只遂了他们心意,还拿他们当做该宠的小孩儿。因为朱正廷身边有很多和他们同样的弟弟,还有对他心怀爱慕的女孩子。朱正廷是个温柔的人,他对所有人都很好。

Justin觉得不是滋味,又手足无措,范丞丞是个傻的没什么好点子,他自己现在也变傻了,只能采用最笨的办法。范丞丞问他就算占了朱正廷所有闲暇时间能怎么样,他说至少在对方生活里能多出一席之地吧。

等他慢慢变得不可或缺,在朱正廷心里的分量是不是也就能重一点?

他想当独一无二,无奈有贼心没贼胆,只好尝试温水煮天鹅。

 

周彦辰看着练习室外今天也出现熟悉的身影,笑出一口大白牙,去拍朱正廷:“你那学弟对咱们训练这么上心,不如让他也来学——嘶,你怎么练了这么久还能这么有力气?”

朱正廷淡淡甩了甩手,道:“不好意思,我总是这么力大无穷的。”说着向门外走去,笑弯了一双眼:“明昊你再等一下,我马上出来。”

Justin本名黄明昊,平时装酷让一帮兄弟喊他英文名,在家里还有在朱正廷面前——是他说希望朱正廷叫他本名——才变成明昊。朱正廷当时听了他名字笑说好听,从此只唤他本名,偶尔夹杂两句亲昵的“昊昊”,直让他恍惚,回头又美滋滋跑去和范丞丞分享心情。

范丞丞总是斜睨他,正廷叫我丞丞也没让我兴奋成你这样。

Justin摇摇手指,汝等只拥有一个姓名的人自然无以体会此类心情。

范丞丞抄起英语书就想动手,还是丁泽仁及时拦下才使得小学鸡世纪之战未能发生。

哎你们就这么纵容这小子这么臭屁啊。范丞丞愤愤卷着语文书当话筒,又敲桌质问一帮兄弟。

一帮小学鸡面面相觑,黄新淳眼疾手快按下了不皮不开心的李权哲,还是毕雯珺悠悠然开了口,孩子做梦不容易,这是作为兄弟最后的善良。

一语惊醒梦中人。

 

Justin靠着墙在走廊里等,窗外的树枝早几日就已经变得光秃秃,北风携着寒气不期而至,凛冽的冬日即将应邀而来。他呼出一口气,已可在空气中凝出白霜。

有人走过来。他转头,是朱正廷,里面着了件浅色的高领毛衣,外套却穿得松松垮垮。他没察觉自己的眉头已经皱起来,只是没等人走近便走上前,把外套拢了拢,最后还是不放心,将拉链整个拉上,就听得朱正廷扑哧一笑。

他愣愣抬头,只看着对方的笑容发呆。

朱正廷很少在Justin面前流露内心想法,甚至很少有情绪波动,这是令Justin最耿耿于怀的。他总觉得他和朱正廷还有隔阂,总怕还不够亲近,他们便要分开了。朱正廷是个好兄长好前辈,可Justin想要的远不止于此,便贪心地想看到这人的更多,生气也好,窘迫也好,难过……难过不可以,总之如此类。

正胡思乱想,他发觉脖子上一暖——朱正廷正为他围上围巾。他与朱正廷已是一样高了,此刻能看到朱正廷低垂的睫毛,稍长了些的刘海,还有随着他微微低头若隐若现的发旋。

“好了。你今天穿的更少吧,待会出去外面冷,围条围巾能好些。明天起可要多加衣服了,听到没?”那双漂亮的眼睛也望过来,含着关切。

他触电般收回目光,低着头看围巾,“嗯”了一声。

朱正廷拉起他的手:“走吧。”

两人的小区毗邻,离学校只有十五分钟的路程,Justin想想确实没道理让范丞丞从二十分钟车程的家折腾到这里,也不想让二人独处的时间被占据,便大人有大量地允许范丞丞可以重新开始睡懒觉。家跟前正好新开一家早点铺,他便和朱正廷每天早晨去吃,再一起踏上上学的路。

现在是晚上九点半,除了安静的路灯便是耳边呜呜的风,还有朱正廷温暖的手和他自己砰砰的心跳。朱正廷不说话,他便也不说话,只想着待会回了家还要解决什么作业,明天第一节课是不是又是班主任的催眠小课堂。

“昊昊。”

嗯?他转头,对上朱正廷温柔的眼,那双眼仿佛也在说话。

“我从下周起就不在这里啦。”

“要去集训了吗?”

“嗯,要开始准备比赛了。”

“什么时候回来?”

“开春吧,不过过年也还会回来一趟的。”

“好。”他忍不住又去看他,对方也在看他,弯了眼睛。

奇怪,明明在笑,他却觉得那双眼在问他:会不会想他?

这算什么话,黄明昊当然会想朱正廷,他随时随地都在想朱正廷。

 

夏走秋来,范丞丞惊恐地看着刷下一套套题的Justin,又跑去一班找他大哥诉苦。

蔡徐坤正绞尽脑汁编着作文,范丞丞的一切烦恼都左耳进右耳出,全程“嗯”“哦”敷衍,最后只对Justin的勤奋刻苦点了个赞。

“老大你清醒一点!Justin都冲进学年前五了!他去年什么名次你还记得吗!”

“记得啊,倒几来着?进步挺大,不错不错。咦怪了,峥嵘怎么写来着……”

又疯一个。范丞丞怜悯告别无暇搭理自己的老大,回班级的路上经过年级榜,盯了很久,还是笑起来。

自家兄弟到底是出息,不错不错。他摇头晃脑,吾家有儿初长成啊。

Justin做完一张理综,转头找不到范丞丞,撇了撇嘴,趴在桌子上看窗外树叶火红。

才秋天啊。他在心里叹一口气,黑板上的倒计时还是2打头,距离他把朱正廷送上飞机已经一个月又12天。

距离他梦想成真还有300多天。

“黄明昊,你今后要去哪一个城市,我的第一个演出舞台就在哪里。现在你还有一年的时间奔跑,而我,在这一年里准备与你重逢。”

这人真的好不讲道理,自顾自做了单方面的约定,对着他又理直气壮得很,直接下了通牒,却能让他如此心甘情愿。

而且黄明昊怎么会是未知数,黄明昊只会朝着朱正廷奔跑,等着更快的相向而遇。

 

我要来到你的面前,我要对你倾诉衷肠,我还要和你并肩而立,今后每段路都一起走过。

然后让我和你的名字,长长久久镌刻在一起,形影不离。

评论(12)
热度(151)

© 一步之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