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了就不会走。

【贾正】人生时间轴

01

乐华七子出道三周年,朱正廷个人工作室宣布艺人朱正廷从组合中单飞,受邀赴海外进修舞蹈。

此后随即开办数场告别会,珍珠糖女孩流泪梦回思思雨落,每场台下都哭声一片,朱正廷连眉头都不敢皱,一直做着笑模样,回头才发现那表情比哭还要难看。

走的前一天晚上,黄新淳和李权哲一人抱着朱正廷一边胳膊,哭得稀里哗啦话都说不清楚,毕雯珺丁泽仁一人劝一个,最后也忍不住跟着一起哭。范丞丞郁闷地掰了一盘子蟹腿,剥到最后才觉得自己一点也吃不下,打算全留给他哥,又自顾自难过起来。

酷盖黄明昊保持本色,一晚上蹦了不超过五句话,却在睡觉的时候以最快的速度钻进朱正廷房间,搂着他哥失眠了一晚上。

很多年后朱正廷还记得自己那件睡衣被黄明昊攥到皱成什么样子,却再没熨过,只任由其安安静静躺在衣柜里。

“黄明昊,你知不知道你浪费过我一件睡衣啊?”

“嗯?哪件?我流过口水在上面的那件,还是另一件你终于看出来我偷偷拿了系带?”

“……好啊你,还瞒了我多少事情?!要不是已经进了组我现在就飞到北京打你哦!”

“你倒是来啊。”黄明昊笑起来,眼睛亮亮的仿佛面前这片夜空的星星都落了进去,声音却变得很轻很轻,像是梦呓,“我想被你打。”

那边的朱正廷安静下来,半晌,柔和的嗓音通过电波缓缓流过来,有些不甚清晰,黄明昊不禁将手机贴的更近,他屏住了呼吸。

“我也想回去啊。”

“你那边现在几点?应该是晚上了吧?”

“我这里现在阳光很好,但我这两天突然会想起来我们那年一起去游乐园,你戴的是哪副眼镜,穿了什么衣服。”

说话的人蓦然一顿,之后便是数秒的沉默。黄明昊不开口,他知道后面还有话,果不其然听到一声叹息。


“明昊啊,我好想你啊。”


02

30岁的国民小老公黄明昊买了人生第一套房子。三环内,小复式,可以装一排猫爬架的那种。

他没能和朱正廷住隔壁,还听说朱正廷在国外已经买了不知道第几套小洋房。

视频通话的时候他便咬牙切齿:“你以为房子是衣服呢?今年买一套,明年买一套的。”

朱正廷摇头晃脑,在画面那头笑的愉快:“就当给你们备着的。”

黄明昊不说话,只是长久注视许久不见的哥哥。

他一点没变,甚至连容貌都被岁月留住,每次看着他,都会觉得他们仿佛还是在一起的,打个电话过了十几分钟就可以碰头,一起吃吃火锅打打电动,酒足饭饱后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就能去压马路。

这些年他总想快点追上朱正廷,这人太过轻盈,一不留神就要抓不住。他拼命唱歌,拼命跳舞,每次舞台都想象那人站在台下,又想象那人就在自己身旁,他们仍旧并肩而立。这两年专攻演艺事业,每每看到剧组的舞蹈演员会恍神许久,琢磨剧本时便有人在他心里跳舞,探身、翻跃,流水行云,惊起一地红尘夙念。年月渐久,脑海中的白衣身影竟是越发清晰,他沉默寸量每一处心脏,不意外地发觉年少的记忆牢牢烙在他心头,像是一块甜蜜的疤。

而始作俑者在地球另一面,为世人筑起飘渺幻境,写就来自东方的一笔惊鸿。

于他,仍是如初美梦。


32岁时,黄明昊第五张专辑问世,世界巡回个人演唱会再启动。欧洲场是最后一站,他特意定在法国。

却没想到那人联合他的团队一起给他惊喜。

朱正廷现身的时候全场气氛达到新巅峰,他仿佛失了声音,看着那人一步步向他走来,张开怀抱,靠到他肩膀处。他便矮了点身子,好能靠进他颈窝,像年少时那样蹭蹭,却不能再想哭就哭想笑就笑。

那人拍拍他的头,在他耳边轻声说“惊喜到说不出话了吗”,尾音带笑,没有很快解除这个拥抱,而是拍拍他的后背,像是在安抚他,又像是在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哥哥就在这里。

“正廷哥……”

“我在呢。”

“我好想你。”

“我也是。”

相识第二十年,黄明昊在朱正廷怀里哭得仍旧像那个初来乍到的小男孩。


03

又是一年三月十八,朱正廷五十岁生日。

当年的大厂男孩们这次聚得最齐,秦奋还带了孙女过来。老大哥照例和一帮中年鸡互嘲,又忙于护犊子,使得宝贝孙女免遭这帮老不要脸的荼毒。

范丞丞开完家长会才风尘仆仆赶过来,进来就喊着“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毫无意外获得寿星爱的暴打。毕雯珺领了小儿子游走于自助区,父子俩的冷漠脸如出一辙,后来几乎没有什么服务生路过他们身边。王子异的女儿意外地是甜美系,一口一个叔叔好伯伯好,叫得人心里直甜,据说也是个舞蹈苗子,还常得朱正廷指点,未来可期。

黄明昊的儿子和朱正廷的儿子差了两岁——黄明昊的儿子还是哥哥。朱正廷的儿子出生时候黄明昊终于也升级成干爹,带着儿子三天两头去看自己干儿子,导致自己儿子小时候一直以为那是自家亲弟弟,有段时间都不肯回自己家,朱正廷家里便为他单独布置出一个小房间,黄明昊回去还被媳妇儿训了好久。

今年黄明昊的儿子逢上小升初,便没能跟着他爹一起来,但还是神神秘秘备了份礼物嘱咐亲爹转交,说庆贺干爹生辰。朱正廷打开一看,乐了。这小子哪来的细致劲儿,把朱正廷从出道到后来各种奖项的影像留念以vr整理在一起,每一条里面还都附上了轰轰烈烈的赞美与崇敬之情。

黄明昊边跟着看边乐,我儿子要取代我成为你最大粉头了,朱正廷哈哈笑,我儿子不也是吗,上个月你生日时候弄出来个我都不知道哪来的现场还原投影,哎不过别说,弄得还挺逼真。

黄明昊沉默下来,朱正廷看他。


他说:“那个是真的。”

他又说:“那是你走之后我开的第一场个人演唱会,全程就唱自己作词作曲的歌,基本都是慢歌,粉丝们没拿矿泉水瓶砸我真的是命好,但是经纪人回去就骂了我一通,然后这场的影像资料基本就没有公开。”

他还说:“我当时太想你了,基本唱的想的都是你,可是又不敢和你说,怕你一冲动飞回来揍我。”

“其实揍揍我也好啊,我那会儿真怂,反正你揍我也不疼……”

朱正廷只是看着他,久久地看着他。

仿佛一个世纪过去,温润优容的男人试图露出一个安慰的微笑,未果,眼尾眉梢都染上愧疚,伸出手习惯性想摸对方的头,最后却只是拍了拍肩,头微微低下。

黄明昊想说什么,落在肩上的那只手却紧了紧,按住他。

然后他听见男人说:“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呢,又有什么可对不起的。黄明昊想。朱正廷怎么还是这样,看见别人难过的样子就觉得全是自己的错,这么多年背着他又偷偷自责多少次了?

追逐梦想你没有错,跑到地球另一边你也没有错,当年的组合总是要散,分开后各自奋斗,我们不是也又见面了吗?

他去拍男人的肩头,语气故作轻松:“寿星,你今天可不能情绪消沉,道什么歉啊。”

朱正廷仍不看他,只点了点头,低低“嗯”了一声。

他便收起调侃,说:“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所以不许道歉,也不要露出那种表情。”

“你要知道,你做什么我总会支持你的。“黄明昊对上朱正廷的目光,笑容里带上几分阔别已久的少年气,似乎他们还是十几岁的黄明昊和二十几岁的朱正廷,”永远无条件。“


04

“正廷!医生说了你不能吃这么多点心,嫂子不在你就这么不听话的吗?”

黄明昊看着刚过完七十大寿几天却仍对美食抱有极大热情的朱正廷,阻拦得颇为头大。前几天的教训看来忘得挺干净,是谁吃多了难受一晚上对大家发誓管住嘴迈开腿的,ting宝吗?

“哎你小声点,吵着ting宝了该。”名为ting宝的猫咪“喵”了一声,懒洋洋趴在朱正廷膝头任主人顺毛。

“得了吧你,这小祖宗哪天不是上房揭瓦蹦得乐呵,我家tin宝就是被这么带坏的。”

“你那都第几个tin宝了?就取这么一个名用到现在,弟妹上次还跟我说呢,听得耳朵起茧子。”

“起名废没资格评论我。还有——不许再吃了,我已经背不动您了哥,放过老头子吧。”

朱正廷在他的目光里讪讪缩回手,眉毛皱在一起,扭头看了窗外好一会儿,又转回头看着他。

他仍旧摇摇头,朱正廷脾气便上来,哼了一声,灌下一大口药茶,摸着怀里的猫,口中念念有词:“不吃就不吃,等阿清回来,晚饭也没你份。”

黄明昊失笑,都说人老了脾气会变得像小孩,那朱正廷算是一点没变,年轻时候纯然不谙世事,成名后重新投身艺术,在名望最鼎盛时转至幕后,偶尔做客母校抱着杯子笑眯眯听恩师训诫,其余时间大多跑去参加动物保护,终于也圆了年轻时的心愿。如今人到七十古来稀,尽管科技进步让他们的样貌得以留在年轻一点的模样,甚至可以更往前,可到底走过了大半个世纪,这人的心性竟还能与从前无二,两人坐在一起,仿佛昨天还共同参与一场演出。

他看着专心逗猫的朱正廷,慢慢移开目光,午后的阳光温柔安静,连带着风也轻若呼吸。绒绒的杨柳絮悄无声息飘进来,惹得闭眼小憩的猫一个激灵从主人膝上跳下去,跑上楼梯便没了影。朱正廷抬眼看了看他,气定神闲支使道:“黄明昊,去把窗户关好。”

黄明昊也气定神闲:“遥控器就在你左手边。”

遥控器便被扔到他怀里。


老年人的倦意总是说来就来,黄明昊昨晚还连线给小孙女讲了一晚上的故事,这会儿没了话头,他的眼睛便有些睁不开。

“哥,往那边让一让,我要睡了。”

朱正廷拿出个小薄毯,盖到他身上,将沙发调了调角度,又塞过来一个枕头。

黄明昊迷迷糊糊沉入梦乡,恍惚间竟像是时间往前拨了半个世纪,他和朱正廷肩并肩坐在练习室的地板上,某个也这样晴朗的春日午后。

两个人靠在一起,说话有一搭没一搭,时间在表盘里静静流淌,也如同河水将他们包裹其中,这样眼睛和耳朵便不知这个空间外的世界在怎样变幻着,他们也短暂失去呼吸,头脑空空。

突然,黄明昊抓了抓朱正廷的衣角,没头没脑地问道:“你说二十年后我们会在哪里?”

朱正廷沉默了一会,回答他:“不知道。”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能结束啊。入梦的黄明昊蓦然与梦中的自己心灵相通,可他很快又反应过来这本来就是他自己,这一场对话也确然发生过。他安静注视暌违许久的二十岁的朱正廷,听着自己在内心这样发问,到了那时,黄明昊和朱正廷还在一起吗?有好好完成梦想吗?

练习的时光似乎从来看不到尽头。十几岁的少年向来踌躇满志,在这一方小小的天地日复一日地勾勒未来的形状,久了才觉得宛如站在迷宫中心,踮脚张望也不知出路何方。冷冰冰的现实重重压在他肩上,他走得越久,就越觉得喘不上气,也想过放弃,可既然走到现在,为什么不再多走一会,也许就到出口了呢?

再多一会就好,他还想和身边这个人,继续一起做梦啊。


你们有啊。

五十年后的黄明昊这样回答五十年前的黄明昊。

你们再练习一段时间,参加两次生存赛,然后一起出道。再过几年,你们分道扬镳,可终将都成为更好的自己,在更高更广阔的舞台上重逢,在更明亮夺目的颁奖台上相拥道贺。你们彼此在对方的婚礼上郑重致辞,你们的儿子一起长大,亲如兄弟。黄明昊六十岁生日那天,朱正廷又哭又笑,抱着他哽咽,我们明昊啊。到了朱正廷七十岁生日,黄明昊举杯示意,致我的正廷哥。

岁月流逝,时光变迁,你们还在彼此身旁。


05

回头张望人生的时间轴,我每一个重要的瞬间,都有你。

这一生的故事里,你始终是我的主角。


——END——


评论(9)
热度(91)

© 一步之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