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了就不会走。

【贾正】捉摸不定

“怎么承认我非你不可。”

 

01

“正廷,Justin呢?”

“不知道。”

拎着外卖盒的毕雯珺挠了挠脖子,没搞清眼前的状况。大中午的他被外卖电话叫醒,晕乎乎拿回来发现收货人是黄明昊,闻着味儿是披萨准没跑儿,一看还是朱正廷最喜欢的夏威夷口味,就寻思Justin这小子又犯懒使唤人。

结果这怎么回事,点单的人不在,美食目标对象说话也爱搭不理,不过游戏似乎推进得不错——枪击声在不断响起,朱正廷却还没有停手,可见状态正佳。毕雯珺左右没什么话说,把披萨放到桌子上,说“我走了啊”,得到专注于手机屏幕的人的一声“嗯”作为回答。

不对劲儿。他走出来就看拎着两大塑料袋的范丞丞哼着小曲儿溜达回来,还朝自己挥了挥手,立马过去把人拉到墙边,语气神神秘秘:“问你个事。”

范丞丞还有点蒙:“哦你问。”

“正廷和Justin闹矛盾了吗?”

范丞丞表情一下子轻松起来,甚至有些无奈:“啊这个啊,应该是吧。唉随他们去,吃雪糕不?”

毕雯珺从善如流捞出一根老中街:“谢了。”

 

02

朱正廷他们升上大三的学期,寝室里搬进来个大一新生,温州小孩,姓黄名明昊,同院同专业的师弟。小孩长得挺帅,染了一头明晃晃的金发,衬得五官精巧打眼,来的第一天边分着见面礼边乖乖巧巧一口一个“师哥”,寝室三个人兄长心瞬间爆棚,其中以朱正廷为首搂着小师弟就没松过手,哥仨还领着孩子去毕雯珺寝室串门,看似打招呼意在炫耀,孩子用温顺的笑容再一次收获四份兄长爱。从此301、302两个寝室兄友弟恭……并不。

如果当初知道这小混蛋这么皮,他绝对不会给黄明昊任何一次叫哥的机会。范丞丞悔不当初,心有不甘。就该让他直接叫爸爸。

如果能回到过去,他一定收起所有亲切模样,一上来就展现为人兄长的威慑力。李权哲也痛定思痛,毕雯珺却摇摇头,丁泽仁沉稳地撇撇嘴角。

别做梦了大兄弟。黄新淳和蔼地拍拍他,并身体力行阻止了李权哲的下一步发言。

不存在的,你是团欺是注定的命运,不是Justin就能阻止的。

 

Justin从温州小可爱到皮皮昊左右也不过半学期的时间。男孩子的相处本就糙且直,一个寝室的没事儿开个卧谈会,出去吃个夜宵,组团打个游戏,感情自然就建立起来了,再一起打个球,聚一块喝顿酒,各自的本性也就都差不多暴露了。

他们当师哥的便眼睁睁看着小师弟乖巧人设迅速剥落,取而代之的是较范丞丞还要皮到没边儿的新任小学鸡。最先不胜其扰的也是范丞丞,继第四十五次追打小学鸡无果后他在寝室和敷面膜的朱正廷吐槽,却没想朱正廷瞪圆了眼睛,目光中是满满的疑惑:“明昊还好吧,淘是淘了点,但比丞丞你还是强点。”

在那一刻范丞丞觉得自己受了奇耻大辱,跑去对门和大家伙儿一嘀咕,这才掌握了事态的全貌。嚯,好家伙,还有两幅面孔呢。

平时几个人虽然一起上课,课余时间里朱正廷却是最忙,舞团首席的日常非常人所能想象,他们几个去单人练习室观摩过几次,除了感叹就也没别的,只是在朱正廷晚归的时候多订一大份夜宵并直接送去练习室,大概算是直男能想到的最大的关怀——在他们发现朱正廷为此要付出连吃几天西兰花的代价后,这份关怀也只好作罢。

Justin作为新生只加了个街舞社,活动室就在舞团排练室隔壁,每次排练结束便跑去隔壁等朱正廷一起洗了澡回寝室,时间一长俩人单独吃饭的次数便多起来,有时候还一起给室友带夜宵回来,关系俨然亲密不少。范丞丞黄新淳只道俩人一般回来了都倒头就睡,同在舞团的丁泽仁和李权哲表情微妙地不置可否,沉迷编程的留学生黄书豪停下了敲键盘的手:“有天我和雯珺从图书馆出来远远看见他们俩,当时我们都以为时间倒流了。”

李权哲也开了口:“我们日常排练的时候,Justin就在旁边安安静静等着,结束了就直接奔向正廷,又递水又递毛巾,一秒钟都没离开过人跟前。”

他们不是没见过黏人的Justin,但那是刚入学时候还有点认生的Justin。那段时间这小孩蒙蔽他们有多严重众人已不想提起,可如今大家都彼此坦诚相待了,正廷却还被蒙在鼓里的真相看来不得而知。

双标,该打。

 

03

朱正廷见黄明昊第一眼起就很喜欢这个弟弟。

他是家里小的那个,妈妈和姐姐对他从小倍加呵护,得到的爱太多便想去给予。他想有个妹妹,那他就能把她宠上天,可惜爸妈再没有打算,身边的友人又大都是同龄人,也不够满足心愿。

如今可算有了个在跟前的弟弟,长得又好看,脑子又聪明,舞还跳的好,真的让人没办法不心生喜爱。有什么好看的好玩的,只要是觉得合适的,他都一股脑儿买回来给小师弟,出去吃饭一定先把黄明昊喜欢吃的都点一遍再把菜单让出去,走路时候也要并排同行才能放心不会走丢。因为年龄小一点,便会下意识多去照顾一点,好让孩子离家在外也能感觉不难受。

这个弟弟也省心得很,没做过什么让大家担心的事,也很好融入到新环境里,隔壁舞社社长跟他可是夸了不止一次孩子表现出色,跟其他人相处也很和睦。他满心欣慰,自家的崽在外这样争气,果然他们301出来的就是优秀。

所以纵然黄明昊平日对着范丞丞等人皮了点,可弟弟到底是弟弟,朱正廷的滤镜戴上了便有点摘不下来。更何况黄明昊对他还是听话的,是会乖乖跟在他身后、对他笑对他撒娇的弟弟。

 

可最近不知道怎么了,黄明昊面对他变得有些心不在焉,说什么都只给个“嗯”“哦”的敷衍回答,微信里有问才有答,饭不一起吃了,他练完舞也找不着人,回宿舍才发现小孩早回来睡着了。

这是闹什么别扭?

朱正廷开始自我反思,是因为上次吃炸鸡没给人孩子留最喜欢的鸡腿部分,还是上上次陪着去看电影结果中途睡过去,还是上上上次老师临时加练结果他只能取消约定没陪着去看球赛?

我们明昊不是那么小心眼的孩子啊。朱正廷吃着披萨这样想,抬眼看到洗澡回来的黄明昊,笑:“明昊,待会一起看电影啊。”

黄明昊却是皱了皱眉:“不了吧,我有点累,先睡了。”

朱正廷的笑容便不自知地一点点退去。他看着黄明昊利落地铺好床,钻进被子躺下的身影毫无迟疑,寝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范丞丞和黄新淳还没回来,整个空间只有他们二人,却仿佛空无一人。

良久,朱正廷轻叹一声,在心里说,行吧。

是他这个哥哥太打扰了。

 

04

黄新淳是最先发现宿舍气氛不对的人。

原本同进同出欢声笑语满厅堂的俩人现在同处一个空间各做各的,晚上训练回来也是一前一后,本来约好了周末四个人一起去看演出,结果Justin在周五晚上说临时有事,朱正廷竟也没有说话。

他忧心忡忡拉着范丞丞说悄悄话:“俩人怎么回事?”

范丞丞也一头雾水:“冷战吧。”

黄新淳迅速作出战略部署:“我负责正廷,你负责Justin。”

范丞丞不乐意:“凭什么我对付小学鸡?”

“就凭你是他爸爸。”

“成交!”

 

范丞丞便挑了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把Justin直接堵在超市门口,架势活像要Justin再回去买两瓶可乐出来。

Justin扔给他一瓶矿泉水:“这个健康一点。你别再胖了。”

范丞丞忍住了暴打他的冲动,仍尽心尽力拦着去路,扬扬下巴:“招了吧,最近闹什么小孩脾气。”

Justin平静道:“什么闹脾气,我也不是小孩。”

范丞丞啧了一声:“得了吧,你小子平时跟我没大没小可以,但正廷怎么对你的,你非要让他下不来台?”

面前的人这次没有很快做出回答。范丞丞拎着矿泉水瓶也不知道该横在黄明昊脖子旁边还是抵在腰间威慑力大一点,等半天抬头一打量,叹气。

搂了小孩脖子,靠在自己身边:“有什么心事,跟哥说吧。哥听着。”

 

又到了一月一次的鬼故事大会。

301寝室人满为患,乌泱泱坐了十几个人,隔壁楼的周彦辰和王琳凯也跑过来,一个坐到朱正廷旁边笑“你怎么又被留住了”,一个坐到范丞丞和Justin中间,兴致勃勃表示他今天带着朱星杰的份跟诸位同袍共享惊险时刻。

朱正廷欲哭无泪地在一片黑暗中寻找耳塞,一边劝着自己“听不见听不见”一边恨着自己的绝世好听力和脑补能力,周彦辰的大白牙在制造气氛的烛光下更加闪亮了,他没头没脑地想着要不去买个美白牙膏,转头看到原本坐在对面的Justin不知何时到了自己旁边。

什么他听鬼故事现在已经能出现幻觉了吗。朱正廷感觉脑子里一片浆糊,一时间就也忘了这些日子和黄明昊的恩怨,下意识就去抓黄明昊的胳膊,和之前许多次害怕的时候一样。

然后嘴里多了甜甜的味道。他轻轻咬了咬,是水果味的软糖。

 

05

周锐有点惆怅。他人怎么就这么好,答应了坑人的范丞丞来为叛逆男孩做什么心理疏导。

他们心理系的不是干这个的好吗,或者说现在还没细分到那个程度。

对面的叛逆男孩本人从坐下起除了打声招呼就没抬眼看过自己,全程抱着个手机也不知道是在刷微博还是发消息,周锐就有种第一次去做家教那天看着初二小孩不搭理自己的既视感。

一模一样。

蔡徐坤在宿舍也提过几次这个学弟,说是个好苗子,平时在社里亮眼得很,人缘又好,照描述来说完全不该是眼前这个样子。正胡思乱想着,好苗子长舒一口气,抬头向他微微颔首,语气中带着抱歉:“不好意思,学长,刚才回了几条要紧的消息,还没做自我介绍。我是黄明昊,今年大一,和范丞丞是室友。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周锐蒙了,这哪儿跟哪儿?范丞丞传的什么鬼话?

对面的孩子仍旧一脸沉稳:“范丞丞说你要请我喝咖啡,不知道我能为你解决什么?”

 

等把范丞丞暴打一顿后周锐才知道自己也被摆了一谱。皮皮昊果真名不虚传,第一次见面都能对着他面不改色编故事。第二次见面Justin便是副嘻嘻哈哈的样子,和范丞丞一起端着餐盘坐到他和蔡徐坤跟前,又跟旁边桌子的徐圣恩卜凡“哟哟哟”打了招呼,一圈都是熟人,大家便比较放得开,很快就开始为红烧肉和鸡腿争得不可开交。

在一片混乱中,蔡徐坤吃相仍旧端庄,偶然一抬头露出了个笑容,朝着远处挥手:“正廷。”周锐跟着看过去,仙子还是仙子,拿着一盘排骨也像是拿着琼浆玉露。

他眼角余光瞥见吵闹中心的Justin一瞬间收了声,范丞丞开始对自己挤眉弄眼,再一看走近的朱正廷在环视餐桌后略微敛起的笑容,周锐在这一刹那福至心灵。

原来如此。

 

在大三刚开始不久的时候,范丞丞来串宿舍就说起朱正廷和Justin。那会儿还没有皮皮昊,范丞丞对他也还停留在可爱师弟的印象上,他心情复杂的点在于他不再是朱正廷的top 1。

“正廷都不和我一块儿睡了,宁可被那小子挤到墙边一小块地方,也每天高高兴兴俩人躺一张床上。”范丞丞把爆米花嚼的嘎嘣响,面沉如水,秦子墨坐在床上肝作业,被他弄出来的动静烦得也撕开一包薯片。周锐对着电脑编实验报告,没空理信院的迷之清闲人士,“你有空郁闷还不如来帮我想这个总结怎么写,况且朱仙子之前和你一块儿睡不还都是被你吓的,他没打你就不错了。”

“我经常被朱正廷打啊。”周锐皱着眉头看范丞丞一脸自豪,想喊他“你清醒一点这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却看那份自豪一下子变成委屈,“可他不打Justin,就成天腻一块儿打游戏看剧,明明游戏里还得我带着他们。”

“弟弟嘛,就疼一些。”周锐空出一只手拍拍他。

后来范丞丞再提起Justin,话语间便全是满含嫌弃的认同,很显然玩到了一起还天天打架,闲时唠嗑还说哪天领着来认认门,给大家介绍他的皮儿子。再后来便是上次风风火火的电话,大嗓门的范丞丞叽里咕噜说了一堆话,还是坐在旁边的钱正昊不紧不慢给他翻译并理清了重点——吵架,开导,请吃饭。

冲着最后一点周锐决定试试当一回心灵导师,钱正昊默默将地点都想好了,就学校后边那条小吃街上最受他们欢迎的火锅店。

可Justin本人却让他意识到这个任务有些棘手。在交谈过程中,所有不利的问题都会被Justin有意过滤掉,小孩年纪不大,讲话却很有水平,精明得一点不像19岁。周锐试图春雨润物,对面却是铜墙铁壁。

而这块铜墙铁壁大概只在面对朱正廷时才会破绽百出。

 

06

黄明昊大概忘不掉入学第一天了。

那天的天气无所谓,从校门走到宿舍的路经过多少人也无所谓,直到推开新寝室的门之前他都心无波澜,只觉得“啊大学也就这样”。

看到新室友的那一刻他的所有淡然无谓统统跑掉,语言组织能力短暂丧失,满心满脑子都用来感叹,谁啊,长这么帅。

动摇黄明昊的心的帅哥坐在桌边对他咧嘴一笑,眉眼弯弯:“你好,我是你今后的室友,朱正廷。”

字正腔圆,唇红齿白,一表人才。这大概是黄明昊除编撰高考作文外词汇量最丰富的时刻。他足足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说:“你好,我是黄明昊,以后叫我Justin就好。”

可朱正廷还是更喜欢叫他明昊。

其实他们一圈人都习惯直呼名字,可既然黄明昊摆了前提,就也都叫他Justin。朱正廷却不然,抱怨说“你的名字多好听”,然后随着心情大小名切换着喊,黄明昊听久了发觉自己竟连“昊昊”都可以接受了。

他也遂了朱正廷的心意,变得格外黏人起来。朱正廷耳根子软,最见不得别人对他撒娇,也经不住可爱攻势,黄明昊当了十几年的酷盖,也不知怎么了开始深谙此道,仗着年龄差看朱正廷每每对他没办法,妥协着任他搂着,说“好吧好吧哥哥陪你”。

大概是因为朱正廷无可奈何的样子也好看非凡。

他和范丞丞天天吵来吵去打来打去,可在关于朱正廷的问题上达成空前一致。范丞丞嫌弃他借着弟弟身份得寸进尺,他嘲讽范丞丞也就会玩小学生吸引注意力的一套,但转身面对朱正廷还是坚持各自原则并屡试不爽。

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闹别扭?

范丞丞那天晚上问他的时候他才开始考虑这个问题。其实发展到现在他自己也说不出来个一二三,若非要记录个开始节点,那就暂且定为他目睹舞团新生抱着朱正廷手臂不放、朱正廷笑着为其整理衣领还摸摸头的那个瞬间。在此之前黄明昊不知道自己的脾气可以如此大,大到听朱正廷喊他名字仍旧头也不回。

可他心里门儿清这不过是个导火索,早在更久之前他应该就已经在酝酿这场单方面冷战。他知道朱正廷没什么错,他什么都不说,对方自然就觉得莫名其妙。他只是不想再只当个弟弟了,一点都不特殊,然而又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怄什么气,跟谁怄气。

他的烦恼来源于自以为是,萌芽在一意孤行,壮大于有口无心。

只能自讨苦吃。

 

“明昊,待会一起看电影啊。”

“不了吧,我有点累,先睡了。”

他迅速躺上床背对那人的目光,再一次批评自己怎么又说话不过脑子,没看到朱正廷脸色多不好吗。过了一会儿又烦躁起来,他自己也受够了这种内心煎熬的日子,可真的不是他好什么面子,毕竟他从来没想让朱正廷难堪。

他只是觉得不可以这样不明不白忽略心里这道无名的坎,他需要寻找出解开心结的攻略,就像碰上游戏的隐藏任务,若是不去完成,就会一直横在心头,如鲠在喉。

所以,朱正廷,再给我一点时间,等我打通这道关卡,我就带着福利宝箱回来找你。

 

07

“怎么样,Justin和你怎么说?”

“嗯……我儿子……应该是叛逆期还没过。”

“辣鸡,连小学鸡都搞不定。”

“那你就搞定正廷了?”

黄新淳闻言一挑眉,神情志得意满:“那是自然。”

 

范丞丞又跑去串寝室、Justin又不见踪影的下午,黄新淳提议去看场电影,朱正廷欣然同往,只是在二人吃晚饭时对着鳗鱼烧不经意叹了口气。

黄新淳是谁,301最有眼力见的男人,当即像是随意挑起一个话头:“要是咱们寝室一起出来,Justin就吃不了这个了。”

朱正廷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消沉,“嗯”了一声,再没别的话。

黄新淳问:“你们最近怎么了?”

朱正廷放下筷子,长叹一口气:“他不愿意理我了。而且只是对我。”

黄新淳再接再厉:“知道原因吗?”

“是我太不给他个人空间了吧。总占着他也不好,明昊可能对我有意见了。”

黄新淳有一瞬间的语塞。这人是不是不知道黄明昊有多喜欢和他呆一块儿?然而调节任务迫在眉睫,他竭力让自己保持冷静,目光尽可能真诚地给室友提出建议:“孩子大了想的就多了,你必须和他谈谈,实在不行就先揍一顿。”

 

范丞丞听了黄新淳的叙述后沉默许久,竖起大拇指点了个赞。

那小崽子是该挨顿揍了。

 

朱正廷这段时间过得蛮委屈的。

他从小到大没挨过骂,也不会发火,更别说和人吵架。他擅长表达喜爱,一亲近起来就可以腻得不像话,也喜欢大家亲近他,总而言之爱能量满满。

黄明昊突然间的冷落就让他有点无措。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做的不好,试图弥补也没被领情,对方现在更是一副拒绝的姿态,让他心生退意,不想让对方再多生厌烦。

可是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这样尴尬下去也不是办法,新淳提议他要态度强硬一点,但他几乎连黄明昊的影子都见不到了。

他在被躲着。

他还不明白黄明昊到底想干什么。

疏远就疏远,鬼故事大会时候的软糖算什么,拜托舞团同学送每天不重样的小零食算什么,跑完步后外套旁边的水和毛巾算什么,大中午的点他前一晚说想吃的东西又算什么?

朱正廷看着手机屏幕上的game over,气闷地把手机扔到枕头边,盯着天花板想,黄明昊是不是神经病?

想着他还就更生气了,拿起电话就拨过去,被接起的一瞬间不等对面开口便喊了句:“黄明昊你个大傻子。”

然后挂掉电话,蒙着被子就睡了过去。

他想好了,醒来就去跟黄明昊打一架。他朱正廷不会再这么惯下去了,必须得让那小子知道何为兄长的尊严。

 

08

黄明昊本来在和王琳凯组队2v2,没想到朱正廷一个电话打进来,手一抖就点了接听,还是扬声器外放的状态。

等被撂了电话他就听到一寝室的人都在笑,属坐在他旁边的朱星杰笑得最大声。王琳凯在床上笑得甚至打了个滚,感叹着有生之年听到仙子骂人,还就只会说大傻子。

大傻子黄明昊却不知为何还有点高兴,也不管没结束的游戏,说了句“我走了”就消失在众人视线里。

王琳凯不解:“他干嘛?游戏还没打完呢。”

朱星杰不以为然:“找打去了吧。”

确实是个大傻子。

 

朱正廷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黄明昊在下面椅子上坐着,撑着脑袋对他笑。

他一个枕头扔下去,气势汹汹:“黄明昊!”

黄明昊一把抓住枕头,笑意加深,眼睛都眯起来:“醒啦?”

朱正廷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睡前想好的质问在这会儿都没了记忆,看看黄明昊,就又没了脾气,只裹在被子里,“哼”了一声。

黄明昊带着枕头利落爬上来,朱正廷踢他,却没有用什么力气。黄明昊便坐得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

“对不起嘛。”

朱正廷瞪他,黄明昊立马坐直,低头:“我黄明昊,就前段时间对朱正廷先生造成的恶劣影响深感抱歉,在此诚挚道歉,并承诺愿意担负全责。”

朱正廷气极反笑,拍了拍他的脑袋:“德行,还一套一套的,道哪门子歉,负什么责?”

“让你伤心了,我道歉。负责嘛……24小时跟你待在一起,陪你打游戏陪你看剧,不跟你闹脾气不让你多想,怎么样?”

“行了行了,还24小时,睡觉也要跟我一起啊?”

“本来就一起啊!”

“……”朱正廷竟然不觉得这句话有错。他长出一口气,摸摸黄明昊的头,“我不知道你前段时间在闹什么别扭,现在你想通了我就不问了,但是以后如果再有心事,必须和我说,知道了吗?”

黄明昊笑眯眯,只问:“那我是不是你最喜欢的人呀?”

朱正廷觉得自己真的不懂这人脑袋瓜里在想什么了,捉摸不定,还有点恣意妄为的意味。可他看着黄明昊亮晶晶的眼睛,心里某一处又软下去,不由得自暴自弃吐露真心:“是是是,最喜欢你,哎你这人真是——”

让我一点办法也没有。

黄明昊心满意足去牵朱正廷的手,说:“外卖都凉了,走吧,咱们出去吃。”

“这才几点啊,就吃晚饭。”

“我没吃午饭,饿了。”

“啊你怎么也没吃?你上午上的不还是体育课吗,黄明昊你真是反了天了,快换衣服!——嗯?你抱我干嘛?”

“没劲了,你就这样带着我走吧。”

“黄明昊你傻吧咱们这样怎么下去啊!”

啊,朱正廷骂人也这么好看。

 

“靠的再近再贴少了拥抱就算太远。全世界只对你有感觉。”

 

END

 

 

“嗯?正廷和Justin都哪儿去了?”范丞丞踏入宿舍的时候只有黄新淳在捧着《小王子》聚精会神地敷面膜。

“哦,他们去吃必胜客了,说今天小吃拼盘半价,刚才还问我要不要吃什么,待会儿给带回来。”

“我想要西冷牛排啊啊啊正廷接电话!!”

(不是广告。是我想吃必胜客了_(:з)∠)_)

评论(10)
热度(191)

© 一步之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