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了就不会走。

【贾正】respect

王琳凯,今年19岁,近来有一位特别尊敬的人。

是他室友的大哥,没血缘关系,只是看着长大的那种。

说起这位,可谓校园风云人物,外貌优越舞蹈一流,还是有望保研的学霸,男女生中皆是呼声一片,他室友一天能提上八百遍,入学才半年多他就已经听得耳朵起茧。

而他为什么尊敬这位?可说的太多了。

“哇廷哥respect。”这是他的日常赞叹。

 

廷哥全名朱正廷,比他们高了两个年级,现任舞团团长,编舞能力出色,带领全团斩获多项国际国内大赛一等奖,创下不逊于前前任团长蔡徐坤的辉煌成绩,在团内深受倚重。他个人也在大一入学不久拿了个全国一等奖,据说当时全校轰动,也就在那时,廷哥被冠以“人间仙子”的美称,其后援会悄然成立,至今壮大至何种程度已不可估计。

寝室几个人玩熟了以后,王琳凯就被室友强摁着看完了廷哥的拿奖作品,感叹“确实是仙子”,然后眼疾手快按住室友要点“洗脑循环”的罪恶之手:“黄明昊,差不多得了,好好把你哥珍藏在你心里不好吗?”

旁边打游戏的范丞丞吐槽道:“他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朱正廷。思思雨落我被迫跟他一起看了几百遍,每一帧都刻在我脑子里了。”

黄明昊冷哼一声:“你打完这局要不要再来看一遍?”

范丞丞惊恐摇头:“那我宁可去找正廷直接教我跳。”

 

他这室友黄明昊说来也妙。孩子个儿高又帅气,对外行事作风是个完完全全的酷boy,以至于王琳凯一开始被其蒙蔽,还在想这哥们儿或许值得了解。

结果他了解到的都是朱正廷。

黄明昊吃饭时候说朱正廷爱吃什么,上课时候想朱正廷的课表,夜晚卧谈会讲朱正廷睡觉时的小癖好,出门玩也要到处拍照发给朱正廷。朱正廷显然也很挂念这个弟弟,经常和黄明昊通电话或者来寝室串门,带来一大堆零食,几个人胡吃海喝到宿舍熄灯,朱正廷便干脆和黄明昊挤一张床,很多时候王琳凯就觉得自己的室友可能还要加上一个朱正廷。

黄明昊打幼儿园起就跟朱正廷住对门,两家做了十几年邻居,俩孩子也不负众望地一路相随,从同一所小学、初中、高中,到去年黄明昊终于也考进朱正廷的大学,二人又成校友。

“哦你们一直都上的省重点啊,真厉害。”

“这小子只是想跟正廷上同一所学校而已,当时高考之前正廷要是选择出国,黄明昊现在肯定也不在这儿了。”范丞丞不以为然。

 

范丞丞和黄明昊是高中同学,俩人坐了三年的前后桌,成绩也一直并驾齐驱到高考结束,吵吵闹闹又进了同一个大学同一间宿舍。对于王琳凯的想法,范丞丞深有同感,一提起高中时代仿佛朱正廷无处不在,现在想来不过是因为那两个人总是在一起的。

“我当时刚上高一那会儿还以为他俩亲兄弟,知道正廷全名的时候我甚至脑补出了一部电视剧。”范丞丞到现在还能回想起那时的自己因为过度震惊导致说起话来都小心翼翼,生怕这对兄弟间有什么不可触及的隐情。

“你只是跟着你姐电视看多了。当时我就说你怎么好几天都在当透明人,好像我和正廷很吓人一样。”黄明昊摇摇头,“正廷还问了我好几次是不是有不小心对你发脾气让你不高兴了。”

廷哥确实脾气十分好,说起话温温柔柔,意外地还很爱笑爱闹,难怪范丞丞这种人来消都愿意和他皮。只不过有仙子这个人设前提,王琳凯怎么也没想到朱正廷是个人来疯,大家伙儿都熟了以后他们寝室简直成了聚众蹦迪场所,全场mvp每次都非朱正廷莫属,最后大家都瘫在各张床上,廷哥还切着音乐跳得开心。

出门逛街也是,一帮大男生吃了饭下楼一层层转当饭后消食,漫无目的走马观花,唯独朱正廷进了喜欢的店就挪不动地方,招呼着黄明昊过去一件件试,那架势像是要买下半家店。王琳凯和范丞丞坐在店门口的长椅上已经开了不知道第几局,回头看着仍旧兴致勃勃的朱正廷,感叹道:“他什么时候买完啊?”

范丞丞专注战局,随口道:“快了吧,再等等。”

已经转了两圈回来的丁泽仁对着店里喊:“哥,吃不吃饭啦!”

朱正廷应着“马上!”又在衣架上拿起一件,眼睛亮亮:“诶这件挺适合雯珺。”

黄明昊竖起大拇指:“跟他最近风格很搭。”

目睹全过程的王琳凯吐槽:“廷哥要是做了代购肯定是销售ace。”

范丞丞说:“他每次出国玩的时候在我们手机备注里确实是A-x国诚信代购。他还在群里给我们直播哈哈哈,一天能买下来十几件衣服。”

王琳凯:这哥这么厉害吗?

 

还有次欢乐谷搞活动,持学生证还能再打两折,一帮人当机立断翘了周三的课浩浩荡荡奔过去,朱正廷戴了副墨镜像个大佬一样出场,进了园区立刻开心得变回三岁,鬼屋以外都留下他的足迹,黄明昊在后面沉稳地跟着递水递手机,留后面七八个年轻人气喘吁吁地怀疑人生,心想着他们平时各自队内训练也没有过这样疲倦的时刻,簇拥着去买了冰可乐边喝边感叹看来舞团训练量惊人。

现任舞团副团长周彦辰摆摆手:“训练量大是其次,正廷本身就一直很有精神。”

现任文体部部员朱星杰点头赞同:“院里的比赛廷哥也经常上场,打了全场就甩着毛巾跟我们说洗澡吃个饭然后去排练。”

现任文体部部长毕雯珺接到个群消息,挠挠脖子:“啊,下个月就运动会了,明晚又得去开会。”说着招呼刚从丛林火车上下来的朱正廷,说:“正廷,今年运动会报不报名?”

朱正廷比了个OK的手势,说:“我能报几个项目?”

和范丞丞买饮料回来的黄明昊一脸了然,拍拍毕雯珺:“跳远跳高别让他报。”

朱正廷不乐意了:“去年跳高我没打破记录,今年还想再试试呢。”

黄明昊想也不想就摇头:“不行。”

朱正廷声音小了下去,但还是坚持说:“我喜欢跳高。”

黄明昊坚决say no:“然后又要让我给你按摩上药?下个月你们不是还要去比赛吗,是吧彦辰哥?”

被点名的周彦辰赶紧出来打圆场:“好了正廷,去年你就差点受伤,注意一点还是好。”

王琳凯坐在一边抓的重点却很不同,小声问朱星杰:“廷哥运动也很好吗?”

朱星杰毫不犹豫地点头:“包揽半个榜单那种吧。”

王琳凯:廷哥respect。

 

 

真正到了运动会,王琳凯总算体会到什么叫做大场面——不是说比赛,是说各大风云人物的后援会。各后援会都颇有秩序坐成一片一片,拉着或大或小的横幅,其上除了应援文字还有异常显眼的人物照片,远远望去就是真实的美貌冲击,坐在这一边的大一新生也炸开了锅,似乎都在讨论这么有排面的都有谁。

“‘人间仙子朱正廷,看看我们行不行。’‘小猪佩奇我配你’‘头号甜心最爱你’……哇,现在的小女生这么会的吗,弄得这么壮观。”王琳凯跟黄明昊并肩站在广播放送室的窗边,对着正对主席台的朱正廷应援团感慨道,“廷哥待会出场比赛的时候她们不得把看台掀了。”

黄明昊拿起桌上的相机试了试手感,说:“听说当年坤哥是掀起校园比赛应援第一人,由于一枝独秀,阵仗尤其大,运动会或者篮球比赛的时候大家都有种他的主场的错觉。后来毕业的时候好多人哭的啊,幸亏他留下来读研了,就是现在不怎么出现了。”

“坤哥?起源是什么?”

“有一年晚会他上台表演了自作曲吧,舞也是自己编的,观众席一下子就炸了。正廷跟我说他们舞团有一次给坤哥过生日,全团就跳的那个舞蹈,然后就成传统了。……啊比赛要开始了,咱们走吧。”

他们俩进了校广播台,运动会上便被派了摄影摄像的活儿,扛着相机跟着记者同学到处跑。结果到了场边王琳凯就发现只剩自己一个人了,黄明昊全程跟拍朱正廷,像是要把朱正廷塞进相机里,又不知什么时候变出了水和毛巾,在终点处迎接飞奔而来的朱正廷,笑得一脸灿烂。

不过他也见证了应援全过程。朱正廷活跃于跑步赛道上,每次在起点就位时应援团便开始整齐划一地喊口号,朱正廷朝着那边挥挥手,姑娘们又会欢呼一片,捂着心口的捧脸的抱头的都有,然后从起点枪声呐喊到终点线被冲破。朱正廷的战斗力确也名不虚传,王琳凯眼看着成绩榜“一位”下逐渐增加的朱正廷的名字,总算明白了何为“半壁江山”。

黄明昊不知何时走了过来,表情风平浪静,控制不住上扬的嘴角却将其情绪暴露了个一干二净。王琳凯瞄他:“给你哥应援的开心吗?”

黄·朱正廷粉头·我哥最棒·明昊自豪地扬了扬相机:“设备不错。”

王琳凯说:“不过正哥怎么这么能跑,他今天一天都拿了两个单人第一和两个小组第一了。”

黄明昊习以为常:“明儿上午还有一个接力,你别忘了中午的聚餐。”

晚上黄明昊和朱正廷一块儿过了来,寝室众人闻着香味迎上去:“烧烤!”

朱正廷笑着说:“别抢,大家都够。”黄明昊在一旁誓死护着烤猪蹄,然后拉着朱正廷一起坐到床上分食吃。王琳凯住在对面的上铺,一眼望下去,便看到朱正廷捧着平板看着什么在笑,黄明昊坐在他后面给他捏肩膀,在他回头时对他笑笑,注意力明显只在朱正廷身上。不一会儿朱正廷便歪着头睡过去,黄明昊轻轻地笑,将他安顿进被子里,说了句“晚安”。

 

第二日的朱正廷仍是活力无限朱正廷,在接力赛中与队员再创辉煌后兴高采烈招呼大家去吃火锅。大四的尤长靖是朱正廷的固定饭友,俩人在饭店碰了头便迅速点了菜开吃,等他俩涮了一轮,人才全部到齐。

久未露面的蔡徐坤也出现在了饭桌上,朱正廷开心地将跟前一盘牛肉送过去喊着“欢迎坤哥”,秦奋和韩沐伯颇为顺手开始起哄“男神万岁”。黄明昊坐在朱正廷身边享受着朱正廷的一切照顾,又不时接受着朱正廷的间歇性挑食,看似无奈地去为朱正廷取自助。

尤长靖对此调侃道:“就不能让孩子好好吃饭,他可是跟着你在太阳底下一起暴晒了一天多。”

朱正廷挑眉:“你还去看比赛了?”说着接过黄明昊手中的盘子,笑着摸摸他的头:“明昊真乖。”

韩沐伯接过话茬:“明昊怎么不进文体部?你哥活跃得像是文体部高仿,当年还吸引来不少小姑娘,可惜最后全退部了。”

周彦辰感慨道:“我也总忘正廷和我是一个舞团的,运动和跳舞简直是两个人。”

韩沐伯一脸可惜:“当年是想招他来我们这儿,结果跟坤哥battle输了。”

蔡徐坤谦逊地摆摆手:“哎,好苗子嘛,自然要留住。”

尤长靖吐槽他:“你可算了,脸上都写满‘我这该死的人气’几个字了。”

话题中心的朱正廷这时说了话:“其实我当年也不是不能两边兼顾。”感受到身旁黄明昊的注视,安抚地拍拍他,笑着又说:“但当时还得辅导明昊的功课,又生了场病,明昊本来连舞团都不让我进,哎我们明昊啊。”说着就去搂黄明昊,两人又开始说悄悄话。

众人吸了口气,摸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他们还要忍受朱正廷这个弟控到什么时候?

另一边,范丞丞抱着胳膊和王琳凯皱着眉头对此时的黄明昊进行全方位的评头论足。

“看看他一脸嫌弃手又在干嘛,哎哟摸腿哦,啧啧啧。”

“和别人说话为什么还要和正廷牵手?吃着饭呢你俩牵什么手?”

“又来了,盯正昊,我这就拍下来回去给黄明昊设置成绝美屏保。”

“那我回去就把黄明昊的备注改成黄·朱正廷专属表情包·哥哥向日葵·明昊。”

“可恶,我想我姐姐了。”

“可恶,我也想我姐姐了。”

这场吐槽便以两个人委委屈屈给各自姐姐打电话为终结。

 

 

期中考试后的一个周末,王琳凯和范丞丞去黄明昊家里玩,去了发现和在学校宿舍生活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朱正廷的串门从跨越两栋宿舍楼变成跨越一小段楼道。

黄明昊的爸妈最近出去旅行,几个人便在屋子里闹得无拘无束,打完了游戏吃外卖,吃完外卖几个人又窝在一起大白天看恐怖电影。

结果最后大家都被吓到了——朱正廷是因为情节,其他人是因为朱正廷。

黄明昊捂着心口发问:“为什么这么多年了朱正廷的poppin威力有增无减?”

朱正廷便追着他满屋子跑,两个人像小学生一样吵了半个多小时的架,边吵边吃完了一盘水果。王琳凯已经可以做到和范丞丞一样淡然,拿二人的声音当背景音,两个人重新开始挑战赛车对决。打到一半两人感觉口渴,头也不回就支使道:“黄明昊,去拿两根雪糕。”

黄明昊岿然不动:“你们来我家还使唤我?”

朱正廷抱着手机刷音游,说:“黄明昊,三根雪糕。”

黄明昊去拿了四根雪糕回来。

“廷哥respect。”王琳凯和范丞丞竖起大拇指。

 

晚饭过后朱正廷和黄明昊又打起来,起因是争夺凉席大权。

范丞丞跟看傻子一样看两人:“最后总要坐一起,还有凉席什么事吗?”

王琳凯递给他一罐冰可乐:“他俩一天吵多少回?”

“数不过来,高二有一次我来这儿就成了听他俩吵架和听他们分别和我叨咕的,那一天太噩梦了。”

“一般怎么和好?”

“说不上来,从认识他俩到今天,这俩人冷战到最后莫名其妙就又重新开始说话了,我反而是最心累的那个,后来他俩冷战我也不管了,除非都不理我。”

看着沙发上推推搡搡的两人,范丞丞继续说道:“但他俩的关系真的不用担心。吵翻了天也一直在一起,黄明昊信誓旦旦和我讲过以后正廷结婚伴郎必须是他,他要永远当正廷心里的top 1……好!”

朱正廷终于锁住了黄明昊的脖子压制得后者直叫哥,吃瓜看戏的两人大声的鼓起掌来,齐声道:“朱正廷respect!”

 

今天也是尊敬廷哥的一天。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竟然赶上520了!那这篇就当520贺文了!

评论(12)
热度(133)

© 一步之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