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了就不会走。

【贾正】暗号

「目光不期而遇,微笑只要一二三。」

黄明昊趴在桌子上,用两只胳膊将自己的头固定住,是脸部正面冲下的睡法。

他昨天睡得太晚了。

期中考试后的作业真的不是一个成长期孩子可以承受的重担,偏偏最近还有个社团艺术节,社长根本不放人走,黄明昊这几天都是边练舞边在心里数还有几张卷子,回了家便要先放弃人生心如死灰十分钟,然后点灯熬油开启漫漫长夜。

更不赶巧的是他的化学成绩有点惨不忍睹。一向严格对他更严格的化学老师把他拎到办公室训了足足半个小时,最后一拍成绩单,从抽屉里翻出一沓习题小卷:“每天两张,课间操拿来给我检查,跟你们班主任打好招呼了。”

晴天霹雳。

多久没听过化学课了。黄明昊掰着手指头也记不起来了,只明白教科书的第二十几页起就有点眼生了,忙不迭借了同桌的笔记研究了一整个晚自习,才开始哆哆嗦嗦动笔做第一道题。

 

“嘛呢你今天都睡了一上午了,中午吃什么?”他被猛地一拍,却也睁不开眼睛,听着声音,黄新淳啊。就知道吃。

在数学老师颇为警告的目光中早早收拾好桌面的黄新淳卡在下课铃响起的第一声就奔向好兄弟,离下课还有二十分钟的时候他可就饿了,脑子里什么好吃的都过了一遍,可又选择困难,就打算让黄明昊帮他选选,实在不行他们可以列个顺序,这几天全吃一遍。

但黄明昊怎么回事?说话哼哼得像蚊子叫,一点力气也没有。

“新淳!走不走啊,黄明昊干嘛呢?”范丞丞在门口喊。

“别管我了,我中午不吃了……”黄明昊虚弱地摆摆手,黄新淳拍拍他,“那我吃完给你带点关东煮回来,睡着吧。”

今天天这么热吃什么关东煮啊……黄明昊默默吐槽,头脑昏昏沉沉,很快又跌进梦乡。

 

他是被甜甜的牛奶味唤醒的。

黄新淳回来了?他吸了吸鼻子,那股味道似乎就近在跟前,浓郁得很,又和着点草莓的清甜,配合着冰块碰撞的声音,引得人不由想要一探究竟。

他一点一点睁开眼睛,浅蓝的帘子朦胧地映出窗外葱茏的树影,随着夏风的吹拂轻轻扬起,几缕日光便溜了进来。后排的窗台上倚着个人,冰块泠泠的声响便是从他手中发出。

那人看他坐起来,“啊”了一声,随后露出个有些抱歉的表情:“对不起,吵醒你了吗?”

啊——黄明昊在心里感叹一声,是漂亮小班长啊。

他摸摸后脑勺,清了清嗓子,说:“没有……就是草莓味飘过来了。”

小班长的眼睛本来瞪得溜溜圆,听到黄明昊的话又弯成了两半月牙。他拿起来手边的冰淇淋杯,声音似乎也跟那笑容一样轻快:“草莓新地,吃吗?”

 

他这小班长叫朱正廷。长得好脾气好学习又好的主,说起话来软软和和,在班长竞选时意外地第一个发言,与平时不同的一板一眼的认真模样因太有冲击力获得了压倒性优势,毫无悬念地以超高人气当选。

黄明昊当时虽也举了一票,但也就是随了大流,他对选举班干部向来没什么兴趣,对谁当什么就更无所谓,只在黄新淳竞选体委的时候跟范丞丞带头起了个哄——军训时候踢正步同手同脚被教官单独拎出来的是谁啊。当然最后也投了兄弟一票,顺便收获了爱的暴打。

过了半个学期不到的时候,男生们便几乎都打成一片,黄明昊和谁都能勾肩搭背闹一闹,然而他觉得自己和朱正廷玩不到一块儿。范丞丞问过他原因,他想半天只说出来“感觉”。

就感觉这种乖乖宝不在他的交友喜好类型里。不感兴趣。

 

如今的黄明昊只想给当时的自己一个头槌。

什么感觉,朱正廷的脸和性格简直是完美分离,熟了以后闹起来比谁都疯,顶多幼儿园大班班长,三岁不能再多。自己活了十几年,怎么就以貌取人了?

范丞丞带头鄙夷他,黄新淳邓布利多摇头。

朱正廷不仅超乎他意料地活泼,还特别爱吃。每天上学来带一兜子零食,早读吃几口,课间吃几口,边给周围人投喂边吃,上课竟也在偷偷吃。

“朱正廷,你是零食小熊吗一直吃,吃就算了,午饭也吃的照样多。”他这样发问,被问的人却没觉得有什么,一脸坦荡荡,“成长期啊,多吃点长个子。”

说着还嚣张地比了比二人的身高差,其实也就高了两三厘米,却居高临下得特别骄傲。黄明昊隐忍不发,只微笑着想,好,等我长到隔壁雯珺那个身高,有你哭的时候。

此后他便也坦荡荡抢朱正廷的零食,美名其曰“共同成长”,黄新淳和范丞丞一脸不屑地加入战局,装腔作势讲着“风雨同舟”。

朱正廷也不恼,任由他们去。只在又一次上课偷吃被黄明昊发现时,在课桌下会向他挥挥手,像是小小的炫耀,又像是心知意会的邀约,两个人目光碰上,那双眼睛就又弯成两半好看的月牙。

 


「你的手画了个圈,把我也画在了其中。」

“朱正廷你怎么又冰淇淋和冰饮料一起点啊,讲实话你还有味觉吗?”

几个人来麦当劳补暑假作业,范丞丞发出这个假期第二十一次感叹。点套餐时冰淇淋和饮料不共存是普遍认知,就算都点也要分开来,要么先喝可乐,要么先吃新地。

可朱正廷不。他们打第一次看朱正廷吃一口新地再喝一口可乐就一直惊奇到现在,先不说冰凉度,进餐体验也不是很好啊。朱正廷不以为然,又对鸡翅发起进攻:“其实还好啊,你们吃甜的不会口渴吗?”

可乐就不是甜的吗?

早已放弃吐槽的黄明昊在一旁颓废地对着二十篇英语作文发呆,安静了很久以后他开了口,结果刚发出一个单音节就被三个人同时回以“不行”。

干嘛啊,这么小气。他郁结地托下巴,另一只手转着笔,目光追着笔尖也转啊转。一条条的横线仿佛永无止尽的斑马线,他的单词一旦落上去,就会像受到引力的苹果一样骨碌碌滚到不知哪里去。

他并不眼疾手快,追不上那么多苹果。

对面的朱正廷桌上摊着数学卷子,此刻正写到函数大题,画图像列等式一气呵成,步骤写的整齐又好看。黄明昊便盯着朱正廷的手发呆,想着就是这样的手执笔创造了老师表扬过许多遍的卷面,盯久了……还有点好看。

他一拍自己的脸,怎么回事,黄明昊,羡慕别人的手去了,你的手不……还真不太好看。他沮丧地前后翻看自己的手,确实没有朱正廷的那么骨节分明,圆圆的,还有点小孩样子。

“黄明昊,不写作业就算了,还欣赏起自己来啦?”黄新淳变了嗓音靠过来,捉着他的手左右看看,却没看到什么稀奇事物,有点摸不着头脑,“看什么呢?”

范丞丞正咬着笔杆构思语文阅读题,见状连忙学以致用起来:“黄明昊同学这是借欣赏自己的手来掩饰心中的悲伤,他低垂着目光看的是手,也看的是自己未来几天悲惨无助的写作文命运,而这样一双手要与他并肩战斗数日数夜,这时他的心中便有了一种归属感,他要振作,要抖擞精神……”

“停。”算着题的朱正廷听不下去了,扬手打住范丞丞的话头,“我就说你语文的分数怎么总是那么低,做个阅读题你还代入主观想象干什么?卷子上的横线够你写想象作文吗?”

“啊难怪我写作文时间总是不够。”

“语文老师没打你真的是很善良。”

朱正廷摇头感慨,转头一看黄明昊作业本上仍然干干净净,默了默,说:“其实你上网查一查,都有范文的。实在不行你借鉴一下,就是别抄的完全一模一样了。”语气中满是于心不忍。

和黄新淳已经开始“你一下我一下”打架大作战的黄明昊还不知道自己被怜悯了,只抽出几分精力来回答:“你怎么不早说啊?亏得我还想了那么久的苹果与牛顿。”

写英语作文为什么要联想到物理去啊?朱正廷疑惑不解,又制止了二人在公共场合不符年龄的打闹行为,觉得自己大概只有在操心这帮问题儿童的时候最像班长。他叹口气,对黄明昊说:“哪篇不会写,我帮你想想思路。”

黄明昊歪着脑袋打量半天作业题,指了指倒数第三道。

朱正廷思考了一会儿,可能是在回忆,随后在纸上刷刷刷写了几行英文递过来。黄明昊接过来,辨认半天看明白了是作文的整体框架和需要写到的要点,由衷感叹着朱正廷的记忆力。朱正廷的英文不比中文和数字写得那样板板整整,反倒比较潇洒不羁,幸而字体不太大,还不至于被老师批评到回炉重造。

黄明昊却更喜欢朱正廷的这种字,没有刻板规矩的约束,也没有温软平和的伪装,该怎样飞就往哪里去,像是他真实的自我一样无忧无虑。

他理顺了思路打算动笔,目光不经意落到纸张角落处,一个大大的Justin旁边画着一个猪头,猪头上边还有一个小小的糖果。

他望向对面,发现朱正廷笑盈盈的像是正等着他看过来。

他一挑眉,无声地做了个口型:“你画的?”

朱正廷仍是笑,好看的手指在空气中又画了个笑脸。黄明昊皱了皱鼻子,也笑起来,比着朱正廷的脸大小画了个鬼脸作为回礼。

 


「我等着破译你的每字每句,最后却发现全是我的心情。」

马上就是元旦小长假了,学校里每一名学生都在躁动。老师们在办公室捧着茶杯聊天,话题自然离不开这次放假和自己班学生最近表现。这位说学生最近又开始有不交作业的了,不交作业也就算了,甚至还有不交测试卷的;那位说班级孩子搞早恋,圣诞节告了白就开始规划着元旦跨年,被他骂了一通;还有说这两天上课总觉得有心无力,上着课看孩子们睡倒一片,留了作业还嫌多。

唉成天怎么这么多五五六六七七八八花里胡哨的节日,学生不安分就算了,他们老师也跟着不安生。

然而搞事情组织永远不会被取缔,搞事情小分队也永远不会减少。

难得今年的元旦假期有足足五天,期末考试又被学校无情推迟到了一月底,积极乐观的同学们决定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五天长假不休白不休,谁写作业谁是狗。黄明昊一如既往,将写作业的日程安排到小假期最后一天,然后迅速融入讨论假期计划的高中生火热日常里。

结果男高中生就是很无趣,除了偷着去网吧打游戏,就是聚众在谁家打游戏。范丞丞骄傲地举起了手:“我爸妈过两天就去看我姐,儿子们尽管来我家。”毫无疑问收获一顿暴打。

12月31日下了雪,一群人先在雪地里滚了个痛快然后瘫进了范丞丞的家里,而后在范丞丞恍然醒悟的惨叫声中和率先洗澡的朱正廷的榜样作用下,一个半小时后,众人终于得以清清爽爽地围坐在一起吃着外卖打游戏。

朱正廷平时被嫌弃惯了,今日也不知获得了怎样的幸运加持,一路像是开了挂,最后还给出一记绝杀让黄新淳拍腿称赞,一圈人热烈鼓掌,说这是新一年的好兆头。

朱正廷也蛮开心,说着谢谢又去拉旁边黄明昊的手,郑重道:“没有昊哥的无私陪练我也许就没有今日这样大的进步,感恩昊哥,昊哥我爱您。”

一帮人笑成一团,范丞丞嚷嚷起来“我就没有陪你玩过吗为什么不感谢我”,朱正廷忙去顺他的气,边笑边说“我也感谢您丞哥别不高兴”,那头又有人闹开说“那我呢我就没有姓名了吗”,朱正廷笑得说不了话,大家又开始吵吵闹闹。

便没人发觉黄明昊从耳朵红到了脸,又从脸红到了脖子。

 

许是白天闹得太欢,入了夜大家便都陆陆续续开始犯困,不到九点就有人裹着个毯子靠在沙发上睡过去,范丞丞嫌弃着“年轻人就这点精力”,自己却也在十一点不到就不省人事,躺在地毯上根本叫不起来。

朱正廷无奈感叹:“还不是得本父亲来为你们披衣盖被。”

黄明昊抱着好几床毯子,面无表情:“快点,拿不动了。”

好在暖气给得足,屋子里还是暖洋洋的,照顾了一圈感觉不必太担心感冒的问题。然而这些人睡得横七竖八,还清醒着的二人最后只得在最为空旷的厨房中落脚,大大的桌子上除了食物的残骸,就只有孤零零一瓶矿泉水。

朱正廷眯眼看了看窗外,惊喜道:“还在下雪!”

黄明昊也道:“下了好久。”

朱正廷掰了掰手指头,应该是在算时间:“等咱们明天醒了,出去就又能打个雪仗了。”说着又摇摇头,改了话:“算了,就堆个雪人吧。”

黄明昊被他的话逗笑,转头却发现朱正廷在看他,便问:“在想什么?”

“在想我第一次见你什么样子吧。”

 

朱正廷记得很清楚,入学报到那天他刚踏入教室,就听那一头传来男生“哇”的一声。当时他还以为是谁被吓了一跳,却没想那是吓人的人发出的声音。

男生的发色偏浅,在阳光下是漂亮的暖棕色,像是融化了的巧克力。笑起来时眼睛都眯成两条线,鼻子还会微微皱起来,嘴巴弯成一道好看的曲线,看起来就像一个最经典的笑脸表情,满满的少年气。

那个笑容太过灿烂,导致他后来每一次画笑脸都想起黄明昊,可都不及黄明昊。

 

“什么样子啊?”

“不知道,记不清楚了,一个捉弄人的笨蛋吧。”

“……什么?”

“啊,零点了!元旦快乐!”朱正廷小小的欢呼了一声,眉眼弯弯,“新的一年见的第一个人是你啊,黄明昊。”

“好巧,我新一年见的第一个人也是你。”黄明昊跟他击了个掌,笑容里带上不自知的满足,“元旦快乐。”

焰火绚烂,钟声敲响,盛大的欢呼声中时针指向新篇章。

 

END

 


少年人的浪漫总是如此,在青春的故事里相遇就想构筑有彼此的未来,愿今后的每分每秒都共铸回忆。

可总要有梦。只要年轻的心脏还在热烈跳动,双手还能紧握,时光便得以灿烂,年岁就或许久长。

我们总在一起。


评论(6)
热度(49)

© 一步之遥 | Powered by LOFTER